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張垣發現

西豁子6號院

2019-11-20 15:32:18  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

  ◎周曉明

  西豁子6號院曾是我的母校,16中學和東風學校。我9歲的時候被爸爸送到了這個學校。那好像是1970年的秋天,爸爸和三姐用自行車馱著我走了很長的路并爬了坡,終于來到了一個院子很大的學校,我最后6年的學校生活就要在這里度過了。這個學校在上世紀60年代是解放軍駐張部隊的子弟小學,爸爸在那里當過政治處主任,人們管他叫周主任。我過去在長青路小學和明德北的大興苑小學上學,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學校,因為學校里住著一個連的解放軍,學校門口有一個站崗的戰士,這極大地滿足了我的虛榮心,我可以回到大院里吹牛皮了。學校里有不少人和我爸爸打招呼,說話聊天。在這之前我家出現了變故,我媽媽死亡了,爸爸娶了后媽,不然我也不會來到這個學校當住校生。我的好日子算是過去了。

  在小學四年級和五年級我是挨打受氣的,我身體弱小身子軟手腳沒勁打不過別人,受大個子同學的欺負是家常便飯,流眼淚哭泣也是家常便飯。我心智不高,學習不好,體育不好,文藝不好,不愛學習亦不愛勞動,人家是德智體全面發展,我是德還可以,智體不行。我不受同學們的待見,特別不受生活老師的待見,她經常組織同學開我的批判會。我愿意一個人玩耍,用小石子玩擺隊伍的游戲,就是用若干石子分成兩支隊伍讓它們打仗,我是個孤僻的孩子。我還喜歡畫畫,畫飛機、大炮、坦克、軍艦、八路軍、貧下中農。有段時間我還想當畫家。

  到了初中我依然學習不好,可是我在學習上十分努力,我比較偏科,語文作文比較好,數學差一點,有時候也能上80分,英語和地理最差。我和好學生郎小甘成為了好朋友,我們倆在課外一同讀詩歌,一同讀散文、讀張永枚的長詩《西沙之戰》,讀《毛主席詩詞》。還一同寫詩,不時地交流寫詩的心得體會。中學三年級我爸去世,16中送了花圈。沈毅是我初中高中的同學,他爸爸是解放軍空軍的一個師長。沈毅出身高貴、家庭優越,沒有受過命運的擠對,順風順水、花好月圓,陽光舒展、貌美似潘安、文雅脫俗、氣質不凡,頗受女性親睞。他是女生心中的白馬王子,是女生們的偶像,也是我的偶像。

  初中三年級在下灣勞動期間,我和他同住在一個老鄉的家里,他用萬紫千紅潤膚霜擦臉擦手,在當時就很“資產階級”了。近日同學聚會,他穿一件很高檔的白襯衣,風流瀟灑、倜儻飄逸、引得了女生不斷的笑聲,而我一輩子受苦受難受擠對形象委瑣、精神委靡,從來沒有女人緣。后來,詩文不斷地在本市的報刊上出現,雖然受到了一些好人良善的欣賞,只能遠觀、不能近瞅。同學聚會后我有感而發寫了一首小詩,發到微信上,受到了同學們的點贊。

  走出校門就在人海中遁消

      16中的桃花灼亮了黑白的夢軺

  醒來的瞬間心上長滿了白草

  這歲月的雪冰涼了思念的樓道……

  我的小學、初中、高中的班主任對我都挺好的,只是我太差了,辜負了他們辛勤地培育。我這里重點要說一說我高中的數學老師劉小青和語文老師王青。劉小青劉老師當時比我們大不了幾歲,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姑娘、模樣有點像電影《海霞》中的海霞。她聰明、活波、有愛心、性格好,善解人意,教學也好,不管是男同學還是女同學都喜歡她。還有少數男同學悄悄地把她當成姐姐和偶像,甚至當成夢中的戀人,把她當成自己最親近的人。恢復高考后她考上了大學,后來還當過市文教工委的副書記。語文老師王青教我們的時候已經50歲了,他1946年升入燕京大學讀書,1949年3月參軍,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野戰軍(68軍),參加了解放太原的戰役,太原的攻克為北平的和平解放打下了基礎。太原解放后他又參加了大青山剿匪。1950年11月,他又隨軍入朝作戰。過鴨綠江時他們是把步槍和衣物頂到頭上泅水渡江的。軍隊授銜他為少尉軍銜。他有幾張戎裝照片,戴大蓋帽佩戴肩章扎武裝帶,有個人的標準像還有和妻子照的和戰友照的像片。年輕的王青氣宇軒昂、英姿颯爽、豪氣逼人,高高大大真是一表人才。在上語文課時王青口若懸河、滔滔不絕、天上地下、東西南北,瀟灑飄逸、展示出他淵博的知識及橫溢的才華。

  有一次講毛主席的《為人民服務》講到“古代有個文學家司馬遷說過‘人固有一死,或輕于鴻毛、或重于泰山。’接著他臨場發揮講到了司馬遷,講司馬遷的遭遇,講《史記》,講《報人安書》,“古來富貴而名摩滅,不可勝記,唯倜儻非常之人稱焉,蓋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,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;屈原放逐乃賦《離騷》……”把我們都聽傻了,我們從來沒有聽到這么豐富多彩、汪洋肆意的演講。王青老師雖然在文革中受到不公正的對待,但他始終熱愛黨、熱愛祖國。2019年2月他去世了,享年92歲,也算高壽了。對于他的死同學們都很悲痛,發微博悼念他。人固有一死,人哪能不死呢?不死的是人的精神和他對生活的熱愛。

  離開學校后我多次回校探望,16中學大院后來變成了張家口大學,再后來變成了某個重要機關,可以懷舊的房子都拆階了。一中禮堂,二中走廊,三中風景,16中飯堂。過去的歲月我們回不去了,16中我們也回不去了。

責任編輯:楊舒帆
張家口日報官方
微信“張小全兒”
張家口新聞網
官方微博
【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】

1.本網(張家口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注為“張家口新聞網”、“張家口日報”、“張家口晚報”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系電話:0313-2051987。

呼吸科不赚钱